当前位置:太仓市浮桥镇浏家港杨兴华废旧物资回收站情感无心法师原著小说(把最温柔的一面留给了无心)
无心法师原著小说(把最温柔的一面留给了无心)
2022-09-25

《无心法师1》原著中,顾玄武是无心和月牙的好朋友,他从一名普通的士兵做成顾司令顾大人,除了强健的体魄外,敏捷的伸手外,他还有一颗“狠毒”的心,虽然不说乱杀无辜,但绝对不是善茬。

强买强卖,一言不合就打人,实实在在的狠角色,这样一个狠人,却把最“温柔”的一面留给了无心。

图为网络来源,侵权必删

0.1

与无心和月牙结缘

文县是个繁荣富庶的地方,有直通天津和北京的火车站,顾大人当上司令后就占据了文县,娶了五房姨太太,日子过得好不得意。他看了一座大宅子,此宅位于文县繁华地带,于是就把宅子“买”了下来,说买,更像是抢。

原著中写到:三进的大院子带东西跨院带后花园子,一共就给了人家房主一条小黄鱼。房主惹不起他,收下小黄鱼就拖家带口的跑了,跑到了哪里去,没人知道。而顾大人喜迁新居,没住几天就闹了怪事。

宅子前后死了三个人,顾大人不敢再住下去,带着部队搬到司令部去了。只留下一个小兵看宅子,那个小兵的老父亲怕儿子有什么意外,就自己替儿子守夜。

顾大人听过老头子说看到过鬼,加上本来就死了三个人。知道这件事邪乎,一直找人驱鬼。有一天,有个和尚带着一个大姑娘主动找上门,和尚就是无心,姑娘就是月牙。

无心说他煞气重,当晚,带他月牙一起去宅子里驱鬼,他亲眼看见女鬼伸缩自由的长头发缠着他的脖子,毛发往他的鼻子和嘴里伸,若不是无心及时救他,他就挂了。

回来后,他心神不定,正好看见披头散发的五姨太,吓得落荒而逃,并且再也不喜欢小五了。

虽然当晚让女鬼逃了,但因为见识到女鬼的厉害,他对无心的能力真心拜服,就认了他做师父。

抠门的他也答应了无心的一万大洋酬金。再后来,女鬼又杀人,无心把鬼收了,他知道了岳绮罗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岳绮罗被人钉在井里密室的棺材里,那个女煞就是她的傀儡丫鬟……

顾大人觉得挺冤的,一百多年前的事,关他毛事,自己买的宅子,凭什么让女鬼吓跑。完事后,他就带领部队搬了进去,而此时的无心和月牙一起离开文县。

0.2

兵变后再遇无心,得知他真实身份

顾大人怎么也想不到,好日子没过几天,他手下的张团长居然和宿敌丁旅长会里应外合,打他个措手不及。

顾大人单枪匹马逃出文县战场,糊里糊涂的跑来了猪嘴镇,刚到镇子边就见了人家。他又累又饿,打算破门行凶抢些吃喝,不料院门大敞四开,他公然冲进去,迎面正是见到了月牙。

见到熟人他心总算落下了,大摇大摆地去拿起锅里的大包子吃,月牙的手艺不错,他之前就打过她的主意,又看月牙衣衫不整地,好像刚刚起来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心动。顾大人觉得自己长的英俊,又人高马大,还年轻有为,月牙肯定不会拒绝自己,师父(无心)也愿意把妹子托付给自己。

月牙见他盯着自己,连忙把衣服整理好,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黑洞洞的夜里等待。眼看月牙心不在焉的直往院外望,顾大人没话找话的开了口:“师父倒是总有生意上门,可半夜把你一个大姑娘留在家。”

见月牙不说话,他继续道:“我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师父没想着给你找个人家?妹子再好,也不能养一辈子不是?

听了月牙的解释,他才明白,月牙和无心并不是兄妹,而且准备这两天就要成亲了,顾大人很是失落。

没多久,无心回来了,顶着半个脑袋跟他们说话,他和月牙吓得直哆嗦,心想掉了半个脑袋还能跑回来的不是鬼就是妖。

他想:若是师父没死透,他就补一枪。接下来他听到离奇的事,无心说他是被岳绮罗削掉半个脑袋,但他非人非鬼,不老不死,不能生育,就算少了半个脑袋,过段时间也会长起来。

令他更惊讶的是,除了当晚月牙狠哭了一顿之外,第二天就接受了无心,每天做好三顿饭,把无心照顾的好好的,而他也跟着沾光。

不过半个月,他就看见完好如初的无心了。无心这么厉害,那更要合作了。他死磨硬泡地缠着无心跟他一起去猪头山挖自己之前埋的金子。

而无心被他缠得受不了,加上本来也想挣钱,就答应了。于是,无心,月牙,顾大人一起上了猪头山。

0.3

亲手把师父照顾大

去了猪头山,找到埋金地,三人进了洞里,谁知岳绮罗派了纸人来捣乱,差点把顾大人给掐死。山洞里面又出现了冤魂鬼手,顾大人听无心说:洞“手”不但能把人吸到洞里,连魂魄也照样吸进去。

三人空手而归,再后来,他们被岳绮罗和张显宗追杀,他们逃到了猪嘴镇的长安县。在长安县的一个小旅馆里顾大人遇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马小春子。当年,他当兵前承诺要娶她的,可等他升官回来,她早已经嫁为人妇了,现在因为丈夫去世,她被大老婆赶出家门。

小春子对顾大人特别主动,他自然不会拒绝,结果却差点做了小春子的裙下鬼。

原来这个小春子是岳绮罗操控的纸人,若不是真小春子有一丝残留的意识,不想伤害他,加上无心及时相救,他早就没命了。

看这架势岳绮罗不打算放过他们了,先下手为强。无心把顾大人和月牙送到青云观,自己去找文县,青云观道家盛地,邪祟不敢进去。观主出尘子与他们也相熟,愿意让他们住在里面。无心去岳绮罗封印的密室,抄镇压岳绮罗的法阵图。

顾大人和月牙等呀!等呀!等了几天,等来一只手。“手”找上顾大人时,他抡起鞋子对着“手”一阵狂拍。月牙听到动静,走到他房间问他是不是拍臭虫,顾大人头也不抬,两只手对无心围追堵截:“没事,我屋里来了个妖怪,今天我揍不死它我就不姓顾!”

月牙一看,认出它是无心的手。只见手在地上写着“我是无心。”手还写到,你们怕的话,可以把它埋在土里慢慢恢复。月牙不识字,顾大人念给她听,月牙不忍无心受罪,决定自己照顾它。

无心接着写,让顾大人照顾。顾大人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接受了。担心被道观的人发现,他们俩人守口如瓶。

无心没长嘴之前可以不用吃东西,用水泡就行,月牙心痛他,每天熬不放盐的汤给它泡。第二天,无心长成了“肉团”,顾大人和月牙看得目瞪口呆,第三天变成了“红蛆”,颜色偏红,还有腥甜味,顾大人看着想吐,这次,月牙看了以后,顾大人(恢复人型前)再也没给她看了。

蛆慢慢地长大,月牙每天做的汤,还给做了棉被,但一直都是顾大人照顾,夜里给大蛆盖被子,清理大蛆的粪便,帮大蛆擦身体,洗澡。

月牙又好几次要看他,都被顾大人阻拦了。原著中,他语重心长地对月牙说道:“月牙,我比你大了十岁,也算你的大哥了,有些话,我为了你们好,是不得不说。你和我不一样,我和师父是兄弟,他长什么样我都不在乎,我又不跟他过日子。可是你和他一张床上睡觉,要是看多了……我怕你以后犯恶心,不乐意和他睡一个被窝。”

月牙低头想了想,最后苦笑了一下:“我认命了,他爱啥样就啥样吧,我不在乎。”

顾大人沉吟着劝道:“你不懂,当初我可喜欢我家老五了,可是自打见了井里的女鬼之后,我一看老五披头散发的就受不了。再说师父和我也是一个意思,你就听我一句吧!”

在他的坚持下,月牙没看见最恶心的变人过程,直到无心变成有点人样了,他才把无心交给月牙。

顾大人在二十九年人生中,没这么照顾一个人,哪怕以后他的孩子,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0.4

写在最后

顾大人一直醉心事业,他托关系联系上天津大帅,又在无心的帮助下,取得大帅的信任。顾大人本来就善混迹官长,很快就升了上来。

无心帮过顾大人的忙,替他挡过枪,他也把无心当亲人,还想着挣钱养活他。他吃了月牙一年的饭,就把月牙当亲妹子,给月牙买金耳环,还想着经济好点给她再买一个钻石。

那段时间顾大人东奔西跑忙事业,晚上一回家就吃到月牙做的热饭,还有无心陪他玩纸牌,心里别提多高兴。可惜,这种日子没过多久就被岳绮罗破坏了。

月牙死后,无心和他都哭得不像人,他还在月牙下葬的时候买了一个钻石戒指放进月牙棺材里。他答应过月牙要照顾无心,可月牙走后不久,无心也离开了,顾大人一直惦记,却也没见过他。